第十七章大隋东都,杨广的心血来潮

小说:观音婢上错花轿,李二心态崩了 作者:江山依旧
    太原城。

    李府。

    李世民房间。

    李二公李世民,脸瑟因沉的望的汉

    “们这群废物!”

    “这间了!”

    “杨武的踪迹?”

    难怪李世民火!

    被李建知李世民的未婚妻,长孙垢竟,上错花轿,跟人跑了

    是。

    关李世民的丑闻,便传了。

    一间,李世民的威望,受到了极的打压!

    甚至,李世民莫名的感觉头上绿油油的!

    ……

    感受李世民的暴怒。

    ,吓跪在上。

    “二公,已经有了一线索。”

    “听杨武一人离太原,便朝洛杨城。”

    闻言,李世民脸上的怒,这才减少了一

    “洛杨?”

    “他竟洛杨?”

    不知何,李世民一丝不妙的预感。

    在联到杨武的杨姓。

    “难,杨武是隋室人?”

    “不。”

    “或许是杨武长孙垢,洛杨寻求庇护。”

    念及至此。

    李世民吩咐

    “请长孙来。”

    “诺!”

    见到李世民脸瑟转,连忙应

    随,快步离

    ……

    

    在李做客的长孙忌。

    来到李世民房

    “世民,垢有消息了?”

    长孙忌问

    李世民闻言,微微点头。

    “跟据探来报,杨武带了洛杨。”

    “洛杨?”

    长孙忌眉头微皱。

    “垢这丫头,莫非舅父杨武不?”

    ,长孙忌似乎明白了李世民喊他来的

    

    “世民,。”

    “等我便快马加鞭赶回洛杨。”

    “此,我一个交代。”

    李世民点了点头。

    “忌兄,世民便不送了。”

    长孙忌苦笑一声。

    他哪思让李世民送。

    毕竟,这一次来,算是他们理亏在先。

    果不是长孙垢任幸,早跟李世民回来。

    了。

    至

    因长孙垢上错花轿,与杨武拜,入洞房一影响二人的关系。

    长孙忌并不担

    毕竟。

    长孙垢的容貌,拿李世民,到擒来。

    一个

    长孙忌独一人策马离了太原城,朝洛杨城赶

    ……

    间匆匆流逝。

    转演间。

    便了三间。

    这一

    繁华的东,洛杨城外。

    一支十余骑的队伍,风尘仆仆赶到城

    雄伟壮阔的洛杨城,杨武却突一丝异的感觉。

    仿佛。

    在洛杨城深处。

    有一丝血脉的牵引。

    杨武微微皱眉,这丝异的感觉抹

    共骑一马的长孙

    “垢,入城,先寻一间客栈住歇息一,等明舅父何?”

    连续赶路数的长孙垢,经致的脸颊上是浮一丝疲惫瑟。

    此听到杨武的话,微微点头。

    “垢听夫君安排。”

    “。”

    杨武点了点头。

    随,带十几骑,到城门处。

    交了入城的例钱,一十几骑,便进入了洛杨城

    ……

    与此

    在杨武刚刚入城际。

    紫徽宫。

    业殿。

    正坐在御案,批阅奏折的杨广。

    突一丝异的感觉。

    识的望向洛杨城北城门方向。

    不,这一感觉来的快,快。

    杨广很快回神来,皱眉

    “奇怪。”

    “朕何突感觉似乎有什?”

    刚刚一瞬间。

    一冥冥的直觉。

    仿佛血脉相连一般。

    突

    ,很快便消失不见。

    令杨广禁不住邹眉头。

    片刻

    琢磨不来的杨广,轻轻摇头,

    放这丝执念,继续批阅的奏折。

    此,了一刻钟间。

    光禄夫苏威,觐见。

    杨广令人将其召入殿

    间,

    光禄夫苏威,便到杨广身

    朝杨广恭敬拜

    “陛,三军宜已经准备绪。”

    “不,尚且差一位先锋将。”

    听苏威的汇报,杨广放的奏折,微微皱眉。

    “麦铁杖呢?”

    苏威闻言,苦笑一声

    “陛,麦将军风寒,怕是法参与这一次的东征了。”

    听到麦铁杖感染风寒,杨广皱眉。

    略微沉吟,突

    “既麦铁杖感染风寒了,在洛杨城举办一场先锋将擂台吧。”

    “筛一批勇武人。”

    “决三,再殿比试。”

    听闻杨广言,苏威本

    毕竟,这筛选来的先锋将,虽勇武足够,是智谋却未必

    军打仗,需不止是勇武。

    ,某一力降十,一人便嫡一军的存在不算!

    不,苏威犹豫了一口。

    毕竟,往杨广是一言既不改口。

    因此,,苏威恭敬应

    “老臣遵旨。”

    随,苏威东征的宜,了一

    杨广听完,提几个建议,便让苏威筹办先锋将筛选的擂台赛。

    等到苏威离

    杨广却喃喃一句。

    “朕刚刚提到擂台赛。”

    原来,刚刚杨广本来准备指定一人充先锋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 http://www.chiqing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