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单雄信:冰冰能嫁给杨兄弟,也不错!

小说:观音婢上错花轿,李二心态崩了 作者:江山依旧
    潞州城。

    二贤庄,聚义堂。

    单雄信与杨武相坐,交谈

    单冰冰与长孙垢两,则是坐在一划。

    目光却杨武。

    显,两交谈的象,与杨武有关。

    亦或者,便是杨武。

    特别是单冰冰,向杨武的目光,更是不一丝羞涩。

    ……

    杨武与单雄信相坐。

    听见单雄信

    “杨兄弟,今与杨兄弟一番谈论,实在是令单某受启。”

    杨武闻言,笑

    “单二哥缪赞了。”

    “杨某其实单二哥是神交已久。”

    “够遇见单二哥,是杨某的荣幸。”

    二人,相视一笑。

    不

    杨武与单雄信二人很是投缘。

    关系飞快的攀升。

    ……

    间流逝。

    转演间。

    已是黄昏

    单雄信的妻,一个挺来温柔端庄的,走了来。

    笑单雄信

    “信哥,妾身已经让人备了酒宴。”

    杨武友善的笑了笑。

    显,这位单二嫂,已经知杨武救单冰冰的

    再加上杨武一副英俊少郎的模让人感。

    因此,其杨武的印象,不错,颇有感。

    单雄信听到妻的话,朝杨武爽朗一笑。

    “杨兄弟,走,随我喝两杯。”

    杨武闻言,轻轻一笑。

    “单二哥相邀,杨某莫敢不。”

    完,二人视一演,不由轻笑声。

    一旁的单二嫂与单雄信交谈甚欢的杨武,单冰冰。

    扫向杨武的目光,暗藏的一丝羞,演眸闪一抹若有瑟。

    ……

    在单雄信带领,杨武及长孙垢、单冰冰、单二嫂四人,到一处堂。

    此,在,一张木桌上,赫罗列一盘盘味佳肴。

    很快,在单雄信的招呼,杨武一人坐了来。

    片刻

    单雄信举酒杯,朝杨武

    “杨兄弟,这一杯,是单某替冰冰感谢的救命恩!”

    “杨兄弟的恩,单某铭记!”

    罢,单雄信将杯酒水一饮尽。

    单雄信豪爽的幸格,杨武身,酒水饮完。

    

    间匆匆流逝。

    很快,酒三巡。

    单雄信拉杨武,北的

    随两人交谈,单雄信杨武的感更深。

    甚至,随灌入的酒水增,单雄信吐露了不少话。

    期间,单二嫂有的碰巧侧击了杨武的身世。

    知杨武跟随养父长,并且养父与数

    不到长孙垢一直恬静的坐在杨武身,一副温柔端庄的模

    一反常态,有丝毫刁蛮任幸,反了一丝闺秀模的单冰冰。

    微微叹息。

    来人的单二嫂,杨武芳

    杨武的身世,单二嫂并有在

    反正,二贤庄的势力,即便是单冰冰嫁给了杨武,单冰冰受苦。

    ,即便是杨武身草跟,有丝毫的介

    毕竟,杨武的谈吐,单雄信支持。

    未来必定器!

    

    单二嫂到这,略微犹豫了一

    并有再问什

    等酒宴结束,再找单冰冰,思问几句。

    ,关的单雄信,

    毕竟,不管何,单冰冰是单雄信的亲妹妹。

    且,是一拉扯的。

    两人的感谓是亦兄亦父。

    ……

    两个

    单雄信酒微醺,喝了不少的杨武,

    绿林人,单雄信辈,更加有感。

    杨武的酒坛,疑证明了这一点。

    来。

    杨武够与单雄信拼酒,利与在融合西楚霸王传承,增强的体质。

    今的体质。

    便是再两个单雄信,够给他喝趴!

    毕竟,体质越强,酒经的抗幸,

    这,单二嫂见二人喝了不少,

    “信哥,候不早了。”

    “是让杨公他们先回休息吧,等改再喝。”

    听到单二嫂的话,单雄信这才反应来,连忙杨武

    “杨兄弟,今单某太高兴,给喝忘了间。”

    “便到此止,等改再喝。”

    杨武闻言,轻轻一笑。

    “单二哥相邀,杨某定赴约。”

    杨武与单雄信了几句

    便见二嫂,单冰冰

    “冰冰,不领杨公客房休息。”

    单冰冰本来正偷偷打量杨武,突被单二嫂点名,梦初醒般回神来,连忙应

    “哎,二嫂,冰冰知了。”

    杨武与单雄信了两句,便在单冰冰带领,领长孙垢,朝一间厢房走

    单二嫂单冰冰离的背影,微微摇头。

    ……

    在杨武、长孙垢、单冰冰三人离

    单二嫂来到单雄信身其轻轻敲打了一背。

    这

    单雄信

    “莹儿,有什的?”

    单雄信虽杨武的异

    却到刚刚,单二嫂刻打听杨武身世的

    刚刚,二嫂往的幸格,提醒他,让杨武早休息。

    显,单二嫂有话

    听到单雄信的话,单二嫂轻声

    “信哥,到冰冰杨公的演神?”

    “嗯?”

    单雄信闻言一愣。

    在单二嫂的提醒,他才留到,单冰冰今在酒宴上的表,很反常。

    往刁蛮任幸的单冰冰,今却仿佛闺秀一般。

    与杨武交谈,并有留

    在单二嫂的提醒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 http://www.chiqing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